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休闲 > 铁海联运跑出西部发展新空间 正文

铁海联运跑出西部发展新空间

时间:2024-06-25 01:04:09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休闲

核心提示

东莞新茶联系方式-东莞品茶微信-东莞品茶WX

  3382标箱,铁海5.34万标箱,联运9.4万标箱,跑出31.3万标箱,西部新空63.2万标箱,发展75.6万标箱,铁海这是联运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从2017年开行到2022年的发送集装箱量,6年增长了223倍!跑出

  10月26日,西部新空一列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经重庆果园港鱼嘴站抵达广西钦州港东站后在钦州港东站通过船舶转运至越南、发展印尼等东盟国家。铁海至此,联运2023年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货物发送量已经突破70万标箱,跑出同比增幅14.8%,西部新空有望再创新高。发展

  作为西南地区重要的交通通道,西部陆海新通道有着独特的优势和作用,相较传统运输方式,海铁联运不仅能有效缩短运输时间,还能充分利用现有水路线路,最大程度节省运输开支,有效破解了西部地区国际运输困境。

  从“四等站”到“国际村”:东南西北国际通道“四向齐发”

  走进重庆市沙坪坝区的团结村中心站,各种颜色的集装箱堆积如山,印有“中欧班列”和“西部陆海新通道”的集装箱显得尤其醒目。橙色龙门吊起降不停,转运卡车来往穿梭,每天从这里开出的一列列国际班列驶向远方,联通世界。这番繁忙的景象很难让人想象到这里曾经仅仅是一个坐落于田间的四等铁路小站。

  2011年3月19日,首列重庆至德国杜伊斯堡的“渝新欧”列车从这里开出,拉开了中欧班列联通亚欧大陆的序幕。2017年9月,“渝黔桂新”铁海联运常态化运行班列于在重庆团结村站实现首发,正式拉开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序幕。如今,货物从重庆搭乘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到广西钦州港出海,比经东部地区出海节省了约10天时间。

  团结村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目前,该站已成为全国18个铁路集装箱中心站之一,占地面积扩展至3800亩,员工600余人,年办理量达70万标箱。

  今年刚满30岁的王乙淇是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兴隆场车站团结村站的副站长。“团结村站专门开辟绿色通道,为去程班列提供优先订仓、优先进场作业、优先制票装车、优先挂运等服务,为回程班列提供优先送车、优先办理预约、优先转运、优先提箱等保障。配空车到团结村站后,30分钟内送到货物线装卸,240分钟内装卸完毕、调度在30分钟内取出,重新安排机车,60分钟内挂运。”王乙淇说,只有严格的时间卡控才能确保每一趟班列正点始发。

  6月,在团结村站不远处的陆海新通道重庆无水港一期竣工。据陆海新通道重庆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场站经营部部长李涛介绍,陆海新通道重庆无水港已经投放有堆场功能,“待其他功能区全部投入时,这里将为西部陆海新通道班列运输提供集散分拨、冷库储存、水果催熟、展示展销等丰富的配套功能”。

  如今的团结村铁路中心站,东南西北国际通道“四向齐发”,铁公水空“四式”联运,成为连接“一带”和“一路”的陆海联动通道、支撑西部地区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陆海贸易通道、促进交通物流经济深度融合的综合运输通道的重要节点,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从这里走出国门。

  从一条线到一张网:水路和铁路无缝衔接

  随着国际班列开行数量的增多,位于重庆市江津区小南垭铁路物流中心应运而生,2011年,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与重庆市江津区合作,启动小南垭站的扩能改造建设。小南垭铁路物流中心不仅可通过川黔铁路、渝贵铁路、枢纽东环铁路与重庆枢纽快捷沟通,同时通过一条6公里的铁路专用线与重庆市五大区域性重点港口之一的珞璜港实现水路和铁路无缝衔接。

  2018年年底,小南垭站发出首班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伴随西部陆海新通道规模的提升快速发展而来的,还有站场运营能力的考验。“小南垭站扩能改造后不久,当时由于车站货场大,突然增多的进出站车辆和货物发送量,导致集装箱出箱速度跟不上。”曾任小南垭站货运主任的吴春艳在面对面与货主代表沟通后,牵头组织将收集的问题分组归类。通过强化硬件和软件设备,研发运用集装箱箱调系统等,解决了集装箱找箱难、等待时间长、手续繁琐等系列问题,优化了业务办理流程,获得了客户好评。

  9月1日,随着一声笛音长鸣,一列满载着摩托车、发动机、微硅粉等商品的35个集装箱的西部陆海新通道班列从渝怀铁路鱼嘴站南货场缓缓驶出。鱼嘴站位于重庆江北区鱼嘴镇,是重庆铁路枢纽3个二级物流基地之一,也是中欧班列(成渝)、西部陆海新通道、长江黄金水道三大国际物流通道的重要物流节点和联结点,是西南地区最大的商用车物流基地。

  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涪陵车务段鱼嘴站货运主任韩宁飞介绍说,鱼嘴站南货场占地541亩,规划为国际、国内集装箱班列到发站,设计年到发量60万标箱。南货场启用后,鱼嘴站将进一步满足更多企业大宗货物、重物装卸和中转,极大缓解果园港专用铁路集装箱作业压力,增强中欧班列(成渝)、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发送到达能力。

  10月,首次开行秀山至广西钦州港东的西部陆海新通道班列开出,标志着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扩能改造的10万标箱集装箱秀山站货场顺利竣工。秀山站由此成为渝东南地区首个西部陆海新通道始发站点,重庆城市区域铁海联运枢纽布局进一步得以完善。

  6年来,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开行实现由线及面、形成网络。班列线路从最初只有北部湾—重庆1条,发展到如今常态化开行北部湾港—重庆、四川、云南、贵州、河南、桂东和桂北7条。

  如今,在重庆、成都、北部湾出海口之间,西部陆海新通道主通道以3条铁路通道为主:中通道自重庆经贵阳、南宁至北部湾出海口(北部湾港、洋浦港),东通道自重庆经怀化、柳州至北部湾出海口,西通道自成都经泸州(宜宾)、隆昌、黄桶、百色至北部湾出海口。

  从开放的“末梢”到发展“前沿”:助力西部地区融入世界“朋友圈”

  重庆赛力斯集团是最早尝试通过西部陆海新通道出口的车企之一,其产品通过铁海联运在广西钦州港出海,截至2023年上半年,赛力斯集团已经通过这条通道发运整车及零部件超过1万标箱,货值超20亿元,覆盖印度尼西亚、秘鲁、厄瓜多尔等多国市场。据了解,目前,重庆陆海新通道中老铁路出口汽车已经实现常态化开行,本地的赛力斯汽车和长安汽车也都通过陆海新通道形成了铁海联运常态化发运。

  在西部陆海新通道上,海铁联运班列数量每年都在持续增长。据广西北港物流有限公司数据显示,今年1-9月,西部陆海新通道海铁联运班列累计开行6939列,同比增长6%,其中川、渝地区至北部湾港海铁联运发运3010列,总体呈增长态势。

  “成都至钦州港海铁联运开通后,经21个站点到达钦州港,铁路距离1669公里,运输时效2-3天,最终抵达东南亚国家,顺畅高效。”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成都北车站调度车间主任黄君深说。成都—钦州—东盟铁海联运班列从成都国际铁路港出发,经由成渝线、内六线、南昆线到达钦州港东站,然后经钦州港出海,可达新加坡、缅甸、马来西亚、伊朗等东南亚、中东国家港口,并延伸至南非、埃及;至新加坡等港口城市全程最快运行时间约10天,较原江海联运方式(经泸州、宜宾等城市江运至上海出海)节约一半以上时间。成都—钦州—东盟铁海联运班列2017年11月开通以来,运输货物品类不断增加,已从元明粉、钛白粉等化工类产品扩展至目前的汽车整车及零配件、机电类、电子类、大豆、玻璃纤维等产品。

  如今,从柬埔寨大米到泰国香水椰、山竹,以及越南百香果、榴莲……越来越多的东盟国家农产品正在源源不断地通过陆海新通道进入中国市场。而中国的新能源、新材料等产品采用通关一体化模式,向海关完成出口申报后,就可通过铁路和海运无缝衔接运往国随着通道的不断完善,西部陆海新通道运输品类由最初的陶瓷、板材等50余种增加至目前包括粮食、汽车配件、电脑配件、装饰材料等在内的940多种。

  合作加创新,西部陆海新通道正在不断探索与中欧班列的无缝衔接。2022年年底,新成昆铁路通车后,借助“澜湄快线”,老挝万象至成都的运输时效可缩短至两天17小时。2023年7月7日,搭载着汽车零配件的“澜湄蓉欧快线”在位于青白江区的成都国际铁路港首发。该趟班列将老挝到昆明的“澜湄快线”与成都到欧洲的“蓉欧速达”五定班列相结合,由泰国罗勇始发,经中老铁路由老挝万象至成都国际铁路港,接续中欧班列发往欧洲,于7月17日抵达目的地匈牙利布达佩斯,物流运输时间最快缩短至15天,相较传统海运可节约一半以上时间。

  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主任刘玮说,国家及通道沿线省份不断加大对交通设施、运营组织、产业发展等资源要素的投入,通道运营体系建设取得了快速发展。在基础设施方面,如今已建成渝怀复线、怀柳电化工程,加快建设叙毕铁路、隆叙铁路扩能工程,推进黄百铁路、钦防铁路扩能工程前期工作;运输效率方面,重庆经通道运输货物到东盟等国家的时间,由2017年的平均32天缩短到当前的18天,综合物流成本下降50%;截至2023年9月,陆海新通道物流网络覆盖我国18个省(区、市)69个城市138个站点,通达全球120个国家和地区的473个港口。

  一条条通道建设加快,一个个港口拔地而起,一座座场站串联成网,逐步实现连点成线、织线成网,铁海联运班列开行呈现量质齐升的态势,成为纵贯我国西南地区的黄金物流大通道。

  11月1日,2023陆海新通道经济发展论坛在重庆举办,由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编写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发展报告2023》在论坛上发布。该报告显示,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助力共建省区市与东盟贸易额从2017年的756亿美元升至2022年的1310亿美元,年均增长11.6%。6年来,西部陆海新通道共建省区市地区生产总值合计增长34%,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合计增长22%。

  跨山接海,连通世界,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不仅实现了内陆与海上航线的衔接,同时也促进了不同区域之间的互联互通,通道沿线地区的经济发展和交流合作不断得到增强。随着西部陆海新通道的进一步完善,我国西部地区也在更快更好地融入世界“朋友圈”,迈向国际开放合作的新征程。

  朱琳琳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周伟 来源:中国青年报